banner
ofo再传大甩卖!戴威的理想还能撑多久?
2018-06-19 12:13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  “OFO大幅裁员、新加坡服务商甩卖车、资金链紧张、高管离职”等境况,将小黄车炒得几乎下一秒就会倒闭。

  巧的是,就在ofo负面消息被曝出来之前,6月1日,哈罗单车低调完成了F轮融资。由蚂蚁金服领投,融资额高达20亿。

  同样投资了ofo的蚂蚁金服,在这几个月里,显然已经对ofo 提不起兴趣。

  在这之前,戴威宁愿将小黄车抵押给阿里巴巴换17.7亿救命钱,也不愿接受滴滴抛来的橄榄枝。

  此时的ofo,爹不疼娘不爱,进退两难。不同于胡玮炜的“见好就收”,戴威更像是个独行侠,倔强的坚守着他最初的梦想。

  尽管ofo称自己是一家有理想的公司,但现实确是,昔日风光无限的ofo最近一直都在走下坡。

  6月4日,虎嗅报道称,ofo由于资金链紧张,总部已经开始大规模裁员,同时高管层变动剧烈,曾任COO(首席运营官)的张严琪离职,由他带领的海外事业部业已解散。

  不过,ofo的内部员工透露,ofo高级副总裁南楠因个人原因确已离职,在朋友圈发消息为自己今后的事业铺。

  对于大规模裁员这一说法,ofo更是予以否认,甚至为了抚慰员工的情绪,ofo比往常提前一天给员工发工资。

  ofo似乎也急了,声称:“在这个世界上,从来没有一家公司,因为而倒下!也从来没有一家公司,像ofo一样,捍卫自己的梦想!”

  “ofo目前的状况堪比电影《致暗时刻》中丘吉尔和二战时期英国的处境。”戴威在前不久一次内部会议中无奈的讲到。

  在影片中,丘吉尔作为时任英国首相,反对绥靖政策,决定与进行长期的斗争。他让英队做出了一些,以争取时间从法国港口敦刻尔克撤出更多的英国与盟军部队。

  戴威强调ofo未来将保持发展,他向参会人员直言,“如果不愿意战斗到最后,现在就可以退出”。

  去年12月,财新报道称,截止2017年12月,ofo账面上可供调配的资金仅剩3.5亿元,挪用30亿元押金。

  今年1月,腾讯科技报道称,“ofo账户可用资金仅剩下不到6亿,若按ofo每月4-5亿元的人员工资和运维等支出、及持续流出的押金计算,ofo手上现金仅能支撑一个月。”

  关于ofo被集体唱衰,从去年年底,断断续续延续到今年6月,尽管ofo一再,但这种消极负面难免影响到员工的情绪。

  ofo一位内部员工表示,公司内的确有很多人在看新机会,他自己也在找工作,对公司发展持悲观态度。

  近日,又有一张ofo在新加坡打折甩卖的海报流出,从促销海报上看,该仓库里堆满了成色较新的小黄车,周围还有一些未拆封的新车包装件。

  海报宣传标写着“ofo Bicycles Warehouse Sales”,时间是6月15—17日,每天上午10点到下午6点,每辆单车的价格为50新币,折合人民币240元。

  ofo不仅了变卖家产,当地的员工还透露,“6月1日已经有50%的ofo新加坡团队员工接到了裁员通知,他们被告知6月4日停止工作。”

  其实,全民唱衰ofo也不无缘由,打铁还需自身硬。ofo在自身的品牌更新迭代中,确实没有做到一流。

  “十辆车有八辆是坏的,怎么扫都说是坏的,不能骑。用户体验太差了,我打算卸载退押了。”在回龙观东大街,一位正在开锁的用户跟创哥抱怨。

  根据新京报报道,ofo自去年年底就已经停产了。5月6日,上海凤凰发布公告说,去年ofo计划向其采购的订单,只兑现了不足四成。飞鸽也表示从去年开始,ofo的订单量至少降了一半。

  在资金链不足的重压之下,ofo不得不通过广告变现的方式进行一场“自救”。

  这对于ofo来讲,是一笔不小的进账。但事实上,由于一些城市明令车身设置商业广告,因此ofo的车身业务的开展并不是很顺利。

  但这项业务却遭到了用户的一致吐槽:火急火燎的开一辆车,十个车九个坏的,好不容易有一辆好的,打开app,还让我看了一分钟广告。真的急……

  大量大广告投放,的确影响了用户的体验,但是ofo的负责人却表示,这是ofo基于盈利目的考虑做出的策略,是公司正常的主营业务。

  为了激励员工努力拓展广告业务,ofo给员工的广告提成达到35%,“但只限5月这一个月才有这么高的提成”。一位ofo员工透露。

  相比较去年的烧钱战略,今年想方设法的寻求资本来源,也从一定层面说明了ofo的确缺钱了。

  今年,区块链大火,ofo开始利用区块链谋求盈利。然而,这个提议却遭到了ofo内部员工的吐槽:

  “其实我根本没弄明白ofo做区块链要做什么,怎么做。这种虚头八脑的东西不切实际,反而不去深耕主营业务。跑偏了跑偏了。”

  墙倒众人推,在ofo被曝出各种负面的时间节点上,5月30日,哈罗单车杭州号发布了一条推送称《某黄!我忍你很久了!》。

  文中了珠海市和烟台市ofo小黄车工作人员出现哈罗单车的情况。并喊话ofo:哈罗单车从不恶搞竞对,也烦请竞对提高自身的Level,我们拼的是实力,是科技和用户体验,而不是背地里玩的那些小把戏!

  根据哈罗单车的,这名ofo的工作人员,一边梳理自家小黄车的秩序,一边把友商的车子抛起/摔下。然后导致一边小黄车整整齐齐,一边小蓝车堆扭在一起。

  据悉,在哈罗隔空喊话了ofo之后,ofo的工作人员回应称,该巴士站附近的共享单车车辆堆叠的情况很早就出现,车堆也有ofo的车辆,并非ofo有意堆叠,友商的车辆数量很大,管理跟不上,也增加ofo对车辆的管理难度。

  ofo还指出,涉事的人员是ofo的一名外包人员,因为其摆车时受到了阻碍,个人不才作出了不友好的举动,他也为此付出了代价,受到了相应的惩罚。

  哈罗单车今年3月悄悄进驻,投放单车也仅仅在郊区试水,哈罗内部人士称,这批车子用于迭代之前已经被用旧用坏的永安行。

  这家创立于杭州的共享单车企业,此前一直深耕于二三线城市,至今尚未真正大规模地进入到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。在与永安行低碳完成合并后,它开始受到阿里巴巴的支持。

  自2017年12月至今,短短半年内,哈罗单车迅速完成了4轮融资,几乎每一轮都有蚂蚁金服的身影。

  今年,阿里巴巴高管曾鸣在一次湖畔大学的内部中,为哈罗站台,称“哈罗单车在一年半内逆袭摩拜和ofo,日订单总量超过前两者之总和”。

  但这个数据遭到其他玩家的质疑。一位摩拜单车内部员工吐槽:“ofo说他们是第一,我们说摩拜是第一,哈罗还说它超过我们两家。”

  抛开这些不谈,哈罗单车通过这一年的,在行业里已经晋升为一个不折不扣的后起之秀。

  哈罗开始加速扩大自己阵营,在摩拜与ofo恢复月卡原价的时候,试图通过摩拜和ofo之前的去发展规模。

  哈罗单车宣布,凡芝麻分650以上的用户,可在全国免押金骑行哈罗单车,并且推出了打折月卡/季卡/年卡。

  在哈罗实行全国信用免押之际,ofo却将免押城市减少至上海、杭州、广州、深圳和厦门5座城市。而此前,ofo在全国的信用免押金城市为25个。

  这种情况下,ofo在和哈罗的竞争中,明显趋于弱势。先有摩拜的卖身之鉴,困境之下,卖身滴滴或许是ofo的一条出,但戴威已将这条封死。

  面对摩拜和哈罗的双重夹击,ofo身陷困局,滴滴和阿里两个爸爸看在眼里也不可能出手了,靠资本续命的ofo,被视作弃儿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.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kelokehay.com 版权所有